兴发娱乐

作者:五山书社 / 公众号:WSSH201818 发布时间:2019-03-13

漫谈户崎哲彦《唐代岭南文学与石刻考》
刘晓生
日本学者户崎哲彦先生中文版新著《唐代岭南文学与石刻考》列入蒋寅先生主编的“日本唐代文学研究十家”丛书,并于2013年在国内由中华书局出版发行。蒋先生通日语,在阅读或翻译唐代文学研究日文文本的过程中,深感日本学者对学问的虔诚和好学的天性,加上日本国内汉籍典藏的丰富,使得他们对中国典籍和古典文学的学术研究成果显得扎实而细致,其研究课题的学术价值具有很强的专门性和不可替代性。

《唐代岭南文学与石刻考》书影
我极少关注中国古典文学学术研究的前沿动态,只是在网络上偶然看到“岭南”、“石刻”这两个再熟悉不过的字眼居然同时出现在一本新著作的书名中,一看作者名字“户崎哲彦”,虽未听闻但知道日本学者研究中国书法不可小觑。“唐代文学”,目录有提到与“吾潮导师”——韩愈相关碑刻的研究,也引起我极大的兴趣。于是,我毫不犹豫地下了购书单。翻阅几天,我大致了解户崎先生做学问的门径。而多达30万余字的大作,竟找不到著者任何图文介绍——这在中国算是罕见吧。我是通过网络资源获取他在中国的事迹的。
一、
户崎哲彦(1951—),日本岛根大学教授,著名柳学专家,中日文化交流的友好使者。因从小喜爱中国唐代文学,尤其是与韩愈并称的唐代古文大家柳宗元的山水游记,他在京都大学求学期间曾撰写《柳宗元の古文运动》。据悉,在2005年下半年任岛根大学法文学部教授之前,他已是日本滋贺大学经济学部教授,可知户崎先生应非文学班科出身,这反映在他著作中擅长用图表分析等方法去精确、清晰地说明某些繁琐而复杂的问题。1983年,在孙昌武先生的《柳宗元传论》出版不久后,户崎先生不仅撰写书评将该著作深入引介到日本学界,还远赴中国,到南开大学留学,成为孙教授的入室弟子。之后,向来喜爱中国文化的户崎先生开始深入研究以柳宗元为中心的中唐文学,可谓一发而不可收!

户崎哲彦(图片来源于网络)
户崎先生的中国学术之旅是围绕柳宗元当年在岭南的贬谪地而展开的。
在永州。1991年,第一次来到湖南永州,追寻柳宗元贬谪永州期间的游踪,重点考察《永州八记》的遗址。第二次则携女友游览永州并在当地举办中国风俗婚礼。第三次再至永州实地考证,搜罗资料,才最终完成《柳宗元在永州》、《柳宗元永州山水游记考》(代表作)两部著作,并分别于1995年、1996年在日本出版,从此奠定了他在日本学界的地位。第四次到永州是出席“2002年永州·第二届柳宗元国际学术讨论会”,提交论文《简州石刻柳宗元〈永州八记〉考略》,并在开幕式上作简短发言:“柳宗元不仅是永州的,更是中国的;不仅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

户崎先生(右五)在永州考察时与当地学者合影(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桂林、柳州。1983年,随孙昌武老师第一次到广西柳州,参加“柳宗元哲学思想讨论会”。1998年,来到具有“山水甲天下”美誉的桂林,在广西师范大学进修期间,致力于研究广西唐代摩崖石刻,之后有《桂林唐代摩崖石刻之研究》、《中国乳洞岩石刻之研究》两部专著面世,并由日本政府资助出版。2004年11月,应邀来广西柳州参加“第三届柳宗元国际学术讨论会”,提交论文《韩愈撰〈柳州罗池庙碑〉之复原及其庙碑失存年代考略》。2007年10月,参加山西永济“第四届柳宗元国际学术讨论会”,提交论文《韩愈撰〈柳州罗池庙碑〉之谜团——撰文、立碑之年代及其撰碑原因》。
户崎先生以留学、访学为契机,多次到中国内地作实地考察研究,撰写了数十篇柳学论文、三本柳学专著,以及两本石刻研究著作。而首次在中国内地出版的《唐代岭南文学与石刻考》,其实是一本学术论文集,内容大多选自上述研究成果,或有所删定。
二、
《唐代岭南文学与石刻考》收录13篇学术论文,各自篇幅则数千至数万字不等。除了专论唐代岭南地区文学和摩崖石刻,大多文章是以唐代岭南诗文石刻为切入点,在校正、补遗唐代诗文的基础上,对这些诗文作精辟而深入的解读——或尽力勾稽重要历史人物的生平事迹、或试图还原某些重大政治事件的历史真相、或从人文关怀的角度重新阐释唐代岭南少数民族的文化生活恐非如当时中原汉族及官方所认定的那般落后和野蛮,等等。
1. 对“岭南”的概念界定和“中国山水文化”发展的新认识。
因中国南方五岭一线南、北麓具有全国罕见的发达的喀斯特石灰岩地质地貌,且文化与北方迥异,故书中用广义“岭南”的概念,主要包括广东、广西全境和湖南南部等地区。作者提出“岭南地区文学”这个概念,并阐述、论证“岭南地区在唐代文学中占有重要位置”这一观点,甚至认为唐代山水文学发展的中心就在岭南地区。这对岭南人来说,无疑是鼓舞人心的。
2. 岭南石刻的研究方法。
一般而言,石刻书法可分碑碣、摩崖两大类。前者是刻在由山体(岩石)切割加工而成的石板上,属可移动的;后者是直接刻在自然的山体(岩石)上,属不可移动的。从内容与形式来看,历代方志和历史地理书等文献对岭南地区摩崖石刻有或多或少的著录(但并非完全直接依据原石刻,故有不同程度的漏、衍、讹字),而不同时期制作的石刻拓片(大多没有拓片流传)反映了石刻因自然风化或人为破坏等因素所造成的不同效果。相比传统黑白拓片,高清彩色照片能全面还原现存石刻所包含的大量信息(甚至石刻线条刻画的深浅程度——判断石刻年代或刻画方式的重要参考依据)。虽然在历史、文学、艺术等研究领域,选择拓本比印刷本、手抄本、帛书和木简等资料具有更高的可信度,但“严密的说,石刻才是第一手资料,拓本应该算是第二手资料”。户崎先生以广西桂林市和兴安县(乳洞岩)两地摩崖石刻群为主要研究对象,在全面搜集、了解历代相关文献资料记载的基础上,采取野外实地考察的方式,跋山涉水,对所发现的石刻(包括古人未曾著录的)一一进行高质量的拍摄工作,再结合年代较早而精良的拓本资料(如果有的话),在前人和现今学者相关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对石刻作全面的文字考释和书法艺术价值探讨。
3. 学术研究的选题问题。
不同的学者有各自做学问的门径,研究方法和学术风格是多样化的。为避免课题“撞车”甚至出现低水平重复劳动的现象,在具体选题方面需要注意两个原则:一是运用新材料提升传统课题的整体研究水平,二是探索前人尚未涉足的学术研究领域。户崎先生无疑是深谙此道的,他对岭南地区拥有丰富的摩崖石刻这一现象相当敏感,充分意识到石刻的重要艺术价值和学术价值,鲜明地指出:“岭南石刻,在作为中国文献研究的第一手资料的同时,也是显示山水文学发展的物证。”《桂林唐代摩崖石刻之研究》、《中国乳洞岩石刻之研究》就是他运用新发现的石刻资料进行专题研究所取得的重要成果,这使岭南摩崖石刻的研究水平得到较大的提升。
4. 课题研究的基本要素。
一般而言,研究者自发选择开展某项学术课题大致包含三方面的因素:学术背景、研究资源和个人趣味。这里不妨以户崎先生的代表作《柳宗元永州山水游记考》为例来说明:首先,对中唐文学研究(以柳宗元为中心)的文史积累和扎实的文献考据功夫,是该课题研究的前提条件;其次,除了拥有文献资料,实地考察是该课题最不可或缺的,但永州与日本远隔千山万水。若不是户崎先生主动创造客观条件远赴中国内地访学并实地考察以掌握第一手研究资料,该课题将难以进行;最后,从理论上讲,既具备学术背景又掌握研究资源的话,课题可以顺利完成。然做学术课题(尤其是实地考察类)毕竟是一个繁复、持续、艰辛甚至身体力行的过程,若研究者自身不能产生“趣味”并全身心投入其中,课题恐难以出色完成。户崎先生曾由衷地说“是柳宗元成就了我,是永州的山水成就了我”,不难想象他对柳宗元、对永州山水所产生的强烈共鸣,以及从事该课题研究过程中所饱含的那种执着而忘我的“趣味”。
相比户崎先生在日本国内已取得的学术地位,我更敬佩的是他做学问的精神——虔诚、严谨、专注、深情。我想,这大概也就是户崎先生的人格魅力之所在吧。
三、
户崎先生是一位优秀的学者,更是一名称职的文物工作者。他不仅关注、呵护广西的石刻文物,还对石刻文物进行科学而深入的研究,挖掘并宣扬其文化艺术价值,期望引起当地政府的高度重视和社会大众的普遍关注,以利珍贵石刻文物得到科学的保护、利用。地方的文史专家包括文博研究人员大多不具备高校学者的学术背景和研究资源,而高校的学者未必能亲至地方进行野外考察工作以求掌握第一手、原始的研究资料。户崎先生就是将两者相结合的典范,这也是我深有同感并努力去做的。
书法对于我而言,不妨用“业余-专业-业余”来形容,或许这更多的是一种心态的变化。然而,不管工作之后再怎样“冷落”书法,它早已在无形当中影响着自己的思维方式、审美取向、生活姿态和学术风格。从事文博工作两年以来,除了业务工作,我平日最关注的莫过于广东摩崖石刻(恰好与户崎先生所关注的形成互补)。而之所以尚未有系统而深入的研究,除了研究时间还不长,更重要的因素恐怕还是研究方法的问题。这一点是我阅读《唐代岭南文学与石刻考》之后的深切体会,其启发后学(至少对我而言)的意义自不待言。
我对于日本学者研究中国书法成果的了解,只是冰山一角。但仅这一次意外的阅读——书中所选论文已是十余年前的,就使我受益匪浅,可想自己该错过了多少有价值的借鉴或有益的启发。是否还有第二个“户崎哲彦”,其学术研究成果早已涵盖自己正在苦心探索的某个研究课题,这是我不敢想象的。
(作者:五山书社社员)
备注:本文撰写于2014年7月,曾在《肇庆文化》杂志(2017年第2期)发表。

关注五山书社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