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发娱乐

作者:楚楚文学 / 公众号:chuchuwenxue 发布时间:2019-06-12


文/小泥巴
于美静要把自己就开了一年半的车卖掉。
一年前,老公周大力确诊肺癌。这一年手术化疗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医院前几天已经开始催于美静交住院费了。
她和周大力都是二婚。于美静是因为前夫家暴离的婚。后来认识性格温和的周大力,她以为能过上好日子了,没想到结婚不到两年,他就被查出来这个病了。
周围的亲朋好友该借的都借了个遍。实在没招了,于美静咬咬牙决定把车卖了。
于美静听说城东有个二手车买卖交易市场,准备去那看看。还没到市场呢,路边就一堆车贩子。每个人拿着纸壳,上面写着收车两字,都在朝路过的车招手。
于美静把车速放慢了下来,看了几个车贩子后,把车停下来下去问问价。于美静一边指着自己的车,一边跟一个穿着黑马甲的车贩子介绍,说一年前买的,没有伤,才跑一万多公里,能卖多少钱。
车贩子绕着于美静的车,转了一圈仔细地看了看,说要是一会去修理部验车后,确实没大伤的话能卖到二万。
什么?才二万,于美静张大了嘴。自己买车的时候花了6万多,才过了一年,居然掉到二万。
于美静说怎么这么低呢。车贩子说现在行情不好,新车层出不穷,现在这车买到手就掉价。别说你开一年多了,就是你刚买就卖,都要赔一万。
于美静琢磨一下,决定多问几个车贩子,万一碰到价高的呢。现在家里这种条件,老公还在医院等着钱,当然是能多卖一分是一分了。
可没想到,于美静在车市转了一天,这些车贩子好像都是统一好口径一样,全都报价二万,多一分的都没有。这让她灰心沮丧,可是就这么卖掉,她还是不甘心。
于美静打算第二天,再来碰碰运气。
第二天于美静又来到车市,看见路边一个大大的纸壳上面写着高价收车。她下车后看见纸壳边站了一个白衬衫的男人。这个男人跟其他车贩子不太一样,有些斯文。
于美静决定改变昨天的策略,把自己的车一顿吹嘘。说各种保养的好,跟新车一样,内饰也漂亮,要求卖到二万五。
于美静正等着白衬衫反驳呢,没想到他一口答应了,说成交。这让于美静有些惊讶,但也不好意思问出口,还装作一副二万五也卖亏的模样。
没想到白衬衫好像看破了于美静的心思,直接说道:“美女,你这车也就卖二万,我能卖你二万五,一方面我喜欢这款车。其次我看你一个女的出来卖车也不容易,这车市全是男人来卖车买车的。
于美静一听,心里有一丝感激,说了好几声谢谢。
接下来的几天,于美静和白衬衫一起去验车,一起过户,联系多了起来。于美静为了感谢白衬衫请他吃了个饭。
吃饭的时候,白衬衫介绍自己叫孙涛,他问于美静这才买了一年的车为啥着急卖啊。于美静叹了口气,把家中情况和老公患病的事情说了。
孙涛立马对美静表示赞叹,说现在像她这样的好女人不多了。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没想到于美静如此重情重义。
于美静脸一红,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孙涛说自己可没那么好命,遇到于美静这样的好女人。说自己的前女友因为自己倒车赔了几十万,立马招呼不打一声就跑了。
于美静安慰孙涛以后还会遇到好女人的。两个人惺惺相惜,话匣子一打开就止不住了。
于美静和孙涛的联系,渐渐多了起来,慢慢的于美静就感觉不对劲儿了。孙涛对他格外热情和关心,这已经超出了朋友的界限。都是过来人,于美静知道孙涛啥意思。
自己对孙涛也不是没有好感,但是也不敢往前再进一步,毕竟自己是一个已婚妇女。于是她对孙涛开始刻意冷淡起来,孙涛给她发微信,她也忍着不回。
孙涛看出来于美静故意回避自己,告诉她没别的意思,别多想,就觉得一个女人养一个家不容易,想对她好点。
孙涛这一说,把于美静这一年的心酸和委屈都勾了出来。周大力父母死的早,家里也没啥亲戚。这一生病,全指着于美静一个人,白天她给周大力请了护工,晚上一下班就早早回来照顾他。
周大力嫌医院的饭不好吃,于美静下班看他一眼,还要回家做饭,然后送到医院。晚上伺候周大力起夜上厕所,自己也睡不好。这一熬就是一年,活脱脱把一个美少妇熬成一个中年大妈。于美静不仅瘦了二十斤,白头发也多了起来。
如果就这些,于美静还能忍忍。更让人糟心的是周大力,因为病情的缘故,心越来越焦,动不动就发脾气。
而且周大力的前妻,还经常带着儿子来看看他,有的时候也帮帮忙。于美静都感觉有些尴尬,不知道的还以为周大力几个老婆呢。
于美静像个铁人一样扛着这个家,都忘了自己是个女人,也需要呵护了。孙涛几句温言暖语,瞬间让她的心化了。
一日,于美静正在公司上班,突然感觉头有点晕。一摸脑袋滚烫,原来是自己发烧了。
她向公司请了假,想回家休息休息。病来如山倒,于美静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睡着了。
忽然被一阵敲门声吵醒,于美静本不想管。可是敲门声不停,于美静坚持着爬起来去开了门。
门一打开,居然是孙涛。只见孙涛急得满脸是汗,问于美静怎么了,打电话不接,发微信不回。于美静这才想起来,她手机调成静音了。
于美静问孙涛怎么知道,她的家庭住址的。孙涛眨眨眼说咱俩过户车的时候,我偷看了你的身份证信息。
一脸苍白的于美静笑了笑。孙涛感觉有点不对劲,一摸于美静的脑袋滚烫,赶紧扶着她躺下了,埋怨道:“你发这么高烧,怎么也不吱声呢,家里有退烧药吗?没有我去买,你先躺下,我去给你煮点白粥,你还有其他想吃的吗……”
孙涛唠唠叨叨地说个不停,脆弱的于美静再也忍不住,眼泪漱漱往下流。
孙涛一看,更紧张了,赶紧问她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哭了起来,生个病跟个小孩子一样还哭鼻子。
于美静没吱声,小声抽泣着。
孙涛看着于美静可怜巴巴的样子,一把抱住了她。于美静没有挣扎,或许此时此刻的她,太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了。
于美静的日子仿佛有了些奔头,孙涛的出现对于美静来说像一个救命稻草,她迫不及待地想上岸。
可是周大力那边怎么办呢?夫妻之间没有爱了还有情和义。于美静说什么也不能在此时抛弃周大力。
一日,于美静在医院给周大力削苹果。削好后于美静一抬头,发现周大力在目不转睛地盯着她,阴森森的。
“怎么了,你干嘛这么看着我?”于美静说着把苹果递了过去。
“我发现这段时间你心情好像不错,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周大力斜着眼睛看着于美静。
一听这话,于美静心虚了,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只好说道:“医生说你的病情目前很稳定,我这不是为你高兴嘛?”
“真的是这样吗?”周大力怀疑地看着于美静。
“当然了,你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争取快点好起来。”于美静故作轻松坦然的而样子。
周大力没说话,拿起苹果狠狠地咬了一大口。
于美静当然希望周大力快点好起来,只要他好起来了,她和孙涛才有点希望。如果周大力一直病怏怏的,她估计就要一直困在这无望的婚姻里。
孙涛对于美静一如既往的关心体贴。一日,孙涛去于美静公司接她下班,为了让她开心还买了一大束玫瑰。于美静看见花很开心,两个人往出走着,就听见公司其他人的指指点点。
“这老公还没死呢,就着急找下家了。”
“谁说不是呢,也够有效率的。”
于美静听完心里又气又难堪,她问孙涛什么打算,说不想继续过这样的日子了,想跟老公离婚跟他在一起。
孙涛听完立马愣住了,讪讪地说你做主吧。
于美静微微一笑说好的。
于美静第二天下了班来到医院,拿出一张离婚协议书递给周大力。
“签字吧。”于美静平静地说着。
“呵呵,果然是熬不住了。这是外面有人了啊,迫不及待跟我离婚,要投入别人的怀抱呢。”周大力冷笑道。
“那还不是你的善解人意和成全,知道我过得苦,特意送个男人给我。”
“你说什么,你什么意思啊?”周大力有些气急败坏。
“行了,你别装了,快签字吧。”
于美静是半个月前发现孙涛有问题的,孙涛自从买了她的车,就再也没有往外卖过。而且她平时和孙涛的交往中,根本没有发现孙涛是车贩子。据她所知,车贩子一天可是打好多电话联系车的。
那么就是说孙涛根本不是车贩子,买她的车也是故意接近她。于美静把怀疑藏在心里,开始默默调查孙涛。
一次,于美静趁他上厕所的时候,特意把他手机拿来看,居然发现他和周大力的聊天记录。
上面孙涛跟周大力说:于美静马上就得手了,尾款什么时候给我。
于美静瞬间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原来孙涛是周大力派来的。于美静想不明白,周大力是疯了吗,派一个男人来给自己带绿帽子。
“周大力,我看你不仅是身体有问题,你心里也有问题,你就是个变态。”于美静气愤地说着。
“我知道自己快不行了,我就想考验考验你,看看你于美静你到底能不能守得住。实话告诉你,我在市区有一套房子。如果你能守得住我就把房子分你一半,守不住我就把房子全给我儿子。”周大力一本正经地说着。
听完这话,于美静再也忍不住地哈哈大笑起来。
“周大力,你就是想单纯的考验我是吗?你就想看看我是否能经得起诱惑是吗?你怎么不看看这一年多,我是怎么没日没夜地照顾你的?怎么不看看我为了你,一年没买过新衣服,没吃过一次饭店,还把车卖了?怎么不看看我累倒病倒在公司,一个人是怎么坚持的?你觉得我会在乎你那点房产钱吗?”
于美静说话的声音在颤抖,再也忍不住了,委屈的眼泪不停地流。这对她来说是屈辱。她可以接受周大力生病,忍受他发脾气。但她接受不了周大力拿这种事,考验她侮辱她。
周大力从来没有见过于美静这个样子,吓坏了。
“我,我,我错了,美静,你别生气。求你别离开我,你走了我怎么办呢?我真的错了。”周大力说着就要去抓于美静的胳膊哀求道。
“周大力,别说这么多了,你不觉得挺没劲的吗。我现在宁愿让外人戳我的脊梁骨说,我在你病重抛弃你,也不想跟你过了。你要是真的怕我离开,就不会考验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给自己留后路了,你的前妻和儿子为了你这套房会来照顾你的。”于美静说着一把甩开周大力的手。
这下周大力慌了,他万万没想到是这么个结果。周大力从来都不知道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于美静守住了如何,没守住又如何。无论什么结果,都深深地伤害了夫妻感情。
人非圣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一个人如果总想着去考验身边的人,考验夫妻之间的感情有多深,考验自己爱人面对诱惑能否守住。那么最后面临的结果,就只有分道扬镳了。
一只花瓶有多坚固,恐怕只有你打碎那一刻才会知道。然而那个时候,花瓶已不再是你眼中的美景,只剩残破。

关注楚楚文学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