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发娱乐

作者:大师来也 / 公众号:dashilai 发布时间:2019-06-12

全球病人疾患的名称、病象、病因、病理紊乱、内分泌机能紊乱、肺肾功能衰竭等等,而尤以要命的心力衰竭,最为医、护、病三界所熟知。在高血压、脑溢血、中风之外,所谓莫名其妙的猝死,既无病兆呈露在先,亦无器质性病变的解剖结果于后,迷雾重重,已历多年。
究其实,所谓的猝死种种,乃是人的能量场失衡、失调,导致心脏功能突然衰竭,所以致之。
打两个通俗的比喻:一辆汽车爬坡,没有换挡、减速,发动机供应的能量不够了,汽车突然熄火。
流通的水管,突然堵塞,水泵打不动水,也要被迫骤停。
人的心脏,并没有任何器质性病变,但是它的功能低了、差了。平时无症状,经常被忽略。痰湿、水饮、瘀血、梦魇、男女……还有血液粘稠、血管狭窄、血管硬化、血脂三高、过度劳累、拼命运动、暴怒骤恐……,如此这般,都能逼使心脏停跳,致人猝死。
我国约有一千三百多万冠心病患者,约占总人口的百分之一。冠心病的发病率,逐年有上升趋势。
《内经——素问灵台秘典论》阐明,“心归君主”,“故主明则下安,以此养生则寿,以归天下则昌。主不明则十二官危,使道闭塞而不通,形乃大伤,以此养生则殃,以此为天下者,其宗大危,戒之戒之。”
此段文字,把心脏的重要转变规律、后果、病因、过程、作用,说得都很清楚。心脏有疾,则五脏六腑、三焦、十二官都要出毛病,甚至危上加危,心脏停跳,一命呜呼。
张仲景《伤寒论》论证六经传变,以四逆汤治少阴病。
回阳救逆,以四逆为强、为大。这是一千七百多年来的医道,大道。
李可在创“破格救心汤”前的十数年内,曾屡用四逆汤救治心脏疾患,他总结下来,“有效有不效”。几经深思精研,才加上清·张锡纯之来复汤,方得显效。经天纬地,石破天惊,种种曲折,其实难言。
四逆汤治少阴病,是总纲。
不少中医偏重于用“四逆汤”。其“扶阳”理论、实践,更偏重于“坎中一阳”。遂有以清·郑钦安为始的扶阳派出世、立足、发展。
创始扶阳的清·郑钦安《医理真传·离卦解》说:“坎中真阳,肇自干元,一也;离中真阴,肇自坤元,二也。一而二,二而一,彼此互为其根,有夫妇之义。故子时,一阳发动,起真水上交于心;午时一阴初生,降心火下交于肾,一升一降,往来无穷,性命于是乎立。”
这段话,说的就是心和肾这两个系统的关系、运动、渗透、转化。这是人从出生到死亡间永无休止的系统运动;彭子益称之为“圆运动。”加入时间系统,实则为“螺旋形运动”。
为什么李可早年用四逆治心脏病“有效有不效”?原因就在于郑钦安所说的“离中真阴”没有顾而及之,被疏忽了。为什么加入了张继纯“来复汤”成“破格救心汤”而得大效?看“来复汤”的诸多药味:人参打头,山萸肉是“君药”,龙牡生用,再加白芍,补阴、敛“脱”,入肝经为主,阴阳五行传变,肝为心之母,“虚则补其母”嘛 。“救心”两个字,用得妙,用得好,用得刮刮叫。
少阴之阳,有肾之本,即坎卦卦象中一阳;也有心之阳气在,即离卦卦象上下两侧之二阳爻。坎卦、离卦卦象,都是古人驭繁就简的符号,分别代表肾(系统)与心(系统),其表示阳和阴的一条横杠(阳)与两条中部断开的短横杠(阴),代表肾、心系统中的能量场与生物物质。
附子此药,用量如果超过三钱、即约九克,其药性大辛、大热、大毒,即通行十二经。心脏如果已经有了器质性病变,那就是少阴心经的“离中一阴”已经受伤、有损。此阴为心之体,即其物质部分,类似肾水的“坎中一阳”为体一样。
在这种情况下,四逆的附子,以其大辛、大热、大毒、皆属无形、无质、无象的“气”——可以诠释为心脏的能量场,大量入剂,就是以阳救心之气,而“气有余便是火”峻补阳气,就有可能“过”,“过犹不及”,气过,化为邪,就有可能伤其阴体,失掉系统平衡震荡、阴阳转化的正道;而阳气火性的趋势是升,而不是降,心肾交泰就颇有困难。
治心脏病、单用、过用“扶阳”,大用附子,恐怕欠妥,医理、药理、医效、药效,一如上述。得防止治“四逆”伤阴。李可拟“破格救心汤”,于四逆汤中加入来复汤,有山萸肉、生龙骨、生牡蛎、白芍等阴敛入药,就能有敛阳补阴之效。
从方剂药味的组合配伍,可以理解,传统中医药治心脏疾病,至少表现为两个阶段:已伤真阴,阳气也已衰微的晚期心脏病,以及真脏未伤,而心功能减退过甚者。日本的“速效救心丹”甚至还包括“温心通”在内,可能救心绞痛等症,但离治愈心脏疾病还有距离。
我为之加四至五味,仍以“救心汤”名之。而该方剂中用附子,药量未必是越多越好,而宜试其最佳药量。
在传统中医学理论中,心属火,性升而宜降,肾属水,性沉而宜升。五脏六腑中,还有脾升胃降,肝升胆降;肺朝百脉,须降而固十二经脉,升降枢纽在少阳、在三焦,所有的“圆运动”升降有序、有律,动则以脾胃为中心。这就是系统群体内升降出入运动的规律。
中国古医学论曰:心脏病患不是外邪,即“心不受邪”,实则未必。风湿、高血压可以不可以联结外邪?急慢性心肌炎、导致属器质病变的心肌炎、心肌肥厚性心脏病,“不受邪”么?过分的六邪”风、寒、暑、湿、燥、火“,但凡过份、极端,”过犹不及“,不入心脏么?
此论得须再议。
人的心和小肠没有癌肿,性属火,一说也;气血充盈,而运动不息,不生癌、或不易生癌,二说也。诸说都值得思考,值得研究。还要写上这么六个字:此论得须再议。
“主不明则十二官危,”这句话十分重要。“不明”,当然不只是心脏停跳或心肌梗死或器质病变,任何心脏阳气即功能、能量场的弱化、减退、损耗、疾患,都是“主不明”。
主不明,阳微或弱甚;或不能感应其余脏腑经络,有损于、阻滞于正常的“圆运动”,遂有病患的传变。损及那个或那些脏腑的功能或器质。
治心脏病和心血管疾患,单一药剂,即使阴阳已被兼顾,如李可的“破格救心汤”,恐怕还不够。医生应该审时度势,全局在胸。如北京·刘渡舟创论之“水气凌心”治则,恐怕生成痰、湿、水、饮的“水气”源头,还得施治,以归其常,方得“行健”。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治任何极具复杂性的疾病,单药、单剂、单方、单道,不大可能毕其功于一役。心脏病与心血管疾患的治疗,尤其如此。
风湿、肾病、高血压、糖尿病、痰湿、肺萎……,都可以转化为心脏病。其实都说明、也证实,疾病可以、也必然会在不同的脏腑、包括心脏、心经络之间传变。那么,对心脏而言,这些“不测”的第三者、第四者,能不能算是“外邪”?“心不受邪”这一句断语,可不可以从长计议?
人类的心肌疾病,除去先天性遗传而得以外,不孤立,而相联系,有其延续过程。“防微杜渐”这四个字,是治疗与预防心脏和心血管疾病应该有的重要观念。推而论之,人的全部生命与生活,也要时刻自我唠叨,“防微杜渐”这四个字也要时刻保护好各个不同的“圆圈”,不可以“过”,也不要“不及”。
劳累过度、运动过度、失眠过度、纵欲过度,或者其他种种“圆圈”之外的“过与不及”,都会成为“过程”,都会是“因”或“果”,或者是:既为“因”,又是“果”。
近百年来,人类基因进入剧变期。
人的基因突变、生活方式重大改变,极度影响身体健康;对心脑血管心脏病患的滋生与发展,大有影响。此类病患,荣获人类生命“第一杀手”之恶名,其来有自,无形、无质、无象的“外邪”、“内邪”不断进击人类。有此因,恐必有其果。存亡之间,饮食,大问题,转基因食品,大问题,遗传学、生物化学,大问题。自然环境、社会环境突变,引向不归之路,大问题。全身性疾病影响脏腑的种种特殊表现,归结于心脏,自不待言。
保护自然环境,加强自身养生。这是“系统医学”之本质内涵与外延。
取阴阳为纲要,在“心”这个正常范围圆圈领域之外的“不正常”即疾病,有“阳实”和“阴实”、“阳虚”和“阴虚”这么两配对的极端。心阳实,即心火盛,克阴而阴虚,阴缺,类似西医疾病中的心脏功能生理或病理的心脏虚弱或功能亢进,也有风湿、病毒入侵而致的心脏炎症病患。邪毒损及心阴,类似西方医学领域内的心脏器质性损害的心脏病。原发或继发的高血压心脏病,风湿心脏病、肺原性心脏病,等等,其心电图显示ST波、T波低置或倒置,主心肌缺血、心肌梗死。心阳盛实亢进,迟早也造成心脏器官的损害和疾病。心肌炎而致之心肌肥厚性心脏病,则是,“心阳实”疾病,须活血、须补阳、宜泻实。源自冠状动脉堵塞,心脏被动的提高,其自身功能超越假想的心阳、心
阴平衡震荡正常范围的圆圈之外,趋向极端之阳实,亦将戕伤心脏本体。
心阴实,有可能发生寒凝脏器,类似心肌梗塞、梗死。
心阴实,则心阳渐虚,终至阳亡阴绝,心脏停跳完蛋。
西医用起搏器、呼吸机供给心脏以阳气,以能量、电击心膊,则是以能量和动力启动心跳,对心阴实之病,恐怕势单力薄,未必大效,更难断根。
如果取寒热为纲,在“心”这个正常范围圆圈领域或之外的“不正常”即疾病,有热盛与寒凝之别。如果取虚实为纲,则有阳虚、阴虚、阳实、阴实的病况,其因果过程,须得系统搜寻、系统梳理,才得其真,方得其治。
信息、系统、控制三论,用之于研究、治疗人的心脑血管心脏疾病,则应该是多元、多系统、多因、多果。因而也将是多可能、多方案、多切入点、多渠道、多治则。
我把人的心脑血管、心脏归结为复杂的巨系统群、症候群,以系统、生克、转化、连锁、程序治疗,划个假想的有模糊边缘的圆圈,作为正常范围,而圆圈之外,则叫做:“不正常”、或疾病、或心脏病前期,其实还是不够确切。
在健康检验结果中,有窦性心律过速,过缓、窦性心律不齐这么三种现象,尽应划出这个虚拟的圆圈之外,再扩大一点,失眠、心慌、胸闷、胸间有针戳般刺痛、多梦、梦见死人、虎狼蛇虫之属……,也都划出这个虚拟的圆圈外,作为心脑血管心脏病前期症候群的一份子,当然,还应该有血栓、痰湿、头昏、头痛、血液粘稠度、贫血、出血、血象变异……,尽在这个圆圈之外,系统连锁治疗方案与药剂就好设计、好安排、好实践了。
其意为:心脏没有疾病,而心脏跳动的神经窦,却有了病。有点像是电灯没有坏,开关出了毛病。现代化西医对此,一般不予论治。殊不知,这些却都是心脑血管疾患和心脏病的“前期”症状,货真价实,如假包换,早治早好,不治不行。
这就叫做:“上工不治已病治未病”。
在传统中医药学理论、即“系统医学”领域中,则不同,心率不齐,在中医脉学理论,脉诊实践中,已经有“结”。“代”之名称,主病待治。心动过速或过缓,为数脉与迟脉,也反映了人体健康与疾病的状况和问题,也须治。
此皆心脑血管心脏病症候群疾病的前期症状。货真价实,如假包换。
在表示心脏正常范围的圆圈内,也有不正常或疾病的苗头、或因素、或原因,甚至有猝死的可能性。劳累过度、运动过度、饮食过度、纵欲过度、情志过度、失眠过度,如此等等,都可能引发或导致圆圈里阴阳运动变异、转化,而逸出圆圈之外,甚则猝死,那也是说不定的。
“过犹不及”,之苗头,蓄势待发;二者的变异,没有反弹、回头、再转化,却大走直线,冲出“圆圈”,就造就疾病的苗头、初期。及时治之则症状可消、疾病可治。而这才是对患有前期心脑血管心脏病症候群的患者超前的、能根治的“治未病。
山西·李可已经在他写的《李可老中医急危重症疑难病经验专辑》一书里,解析了心脏病的来龙去脉与治疗大法。“破格救心汤救治心衰实录”,选录了此药剂“治愈了千余例心衰重症,并使百余例现代医院已发病危通知书的垂死病人起死回生。”
这几句话,便登载在这本书的第一页。
李可遗留下来的“破格救心汤”,以及他独创的二十八首方剂,值得大家深思。
斯人已去,唯见滚滚黄河......
本文节选自何轶群《系统医学概论》

关注大师来也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