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发娱乐

作者:中国历史网 / 公众号:lishi1840 发布时间:2019-11-03

2002年的暑假,我还是个军校生,刚上完了大二。那年暑假是在武汉上游长江大堤上面度过的,作为抗洪战备部队。整整两个星期,天空中一丝雨都没有掉下来过,却也没有彻底的晴天,这种天气最难熬,闷热。太阳时不时从厚厚云层的缝隙里露出身影,把金黄色的光带投到长江江面上。站在大堤上面视野很开阔,一眼就能望到很远的地方,黄昏的时候太阳会把云镀上一层金边,非常的好看。
极目楚天舒。
然后就是一天最难熬的时候了。
一整天蒸腾的水汽会把整个空气弄得跟浆糊一样,糊在你身上挣也挣不开,躲也躲不掉,就那么坐着不动,汗水也会悄无声息的从你身上每一个毛孔不停的往外钻,然后汇成股,把军用白背心黏腻腻的贴在你身上。整个脑袋都是迷糊的,人感觉就像泡在不会让你窒息的热水里面一样,看东西都有点看不清楚。
然后就是新闻联播,必须看的。大家不得不坐到一起,但是又得离开一定距离,免得别人身上的热浪扑到自己身上。我们主要是关注两个事情:一个是全国的天气,一个是体育比赛。看完新闻联播后面的全国天气,大家忙不迭的跑出军用帐篷,趴在窗户外面看体育频道。里面呆久了确实受不了,太热了。
帐篷门口挂着一个横幅:严防死守,滴水不漏。队长是参加过98抗洪的老兵,在长江大堤上扛过沙包,身为游泳好手还从水里捞上来好几个群众,其中包括他现在的老婆,我们叫嫂子。他把洪水说得非常严重,说洪峰非常吓人,叫我们这些新兵蛋子都警醒点,千万不可以出任何问题。虽然也是在江边长大,却是在上游,我对洪峰这个东西并没有什么概念。据队长说,洪峰来的时候,江里面一个浪花,水就涨一点点,眼看着就要漫过大堤了。他那时候带着他的连队玩儿命的扛沙袋,大堤上非常滑,有人跌倒了,旁边的人根本就不管,把他的沙袋夹起来继续往上走。多扛一个沙袋,大堤就安全了一分,而大堤后面是千家万户的安居乐业,作为一个战士你没有资格去顾自己、顾战友。
他站在我们面前,挥着手伸出一根食指,指着我们脚下的大堤,斩钉截铁的说,死也得死在大堤上!
作为军校生,虽然名义上已经算是个战士了,但是总免不了一个大学生的懵懂,我那时候还并不明白“死也得死在哪儿”是什么意义。但是我确实被队长说的东西吓住了,时刻等待着洪峰的到来。
我们睡的帐篷里面总是堆满了附近老百姓送来的琳琅满目的慰问品,从泡面零食到西瓜李子,应有尽有,却没有人有任何食欲去碰一下。还有一个大麻袋,里面是情书,附近女青年送来的小情书。有98抗洪经验的队长严格执行了纪律:不得与驻地女青年谈恋爱,但凡看过情书的,抗洪期间严禁请假外出。
很快所有人都不得请假外出……
我们对队长这种棒打小鸳鸯的行为十分的不理解,凭什么你老婆就是你从洪水里捞上来的?他刚开始说这是纪律,纪律就是纪律,纪律没有为什么。后来被缠得烦了,脖子一梗,眼睛睁圆了就嚷嚷,“等你扛过沙袋,浑身的皮都晒得稀烂,黑得跟煤球一样,还能看上你的才是真爱!”
没人吭气了。
唯独只有二楞可以外出。他就是武汉本地人,他理直气壮的跑去找队长,他说就算他在本地谈恋爱那也是在老家找女朋友,合情合理合法合规。于是那天他跑了,丢下一帮子兄弟自己跑出去逍遥。那几天形势其实很紧张,武汉这一片虽然没有下雨,但是上游一直在大雨倾盆。大堤上虽然苦,但是兄弟们一起苦,凭什么你二楞一个人跑去逍遥快活?
那几晚上我都没怎么睡着,一方面是担心洪峰,一方面是确实太热太热了,躺在凉席上面,身下很快就是一个人形的汗水印子。好多人都睡不着,就跑到长江大堤上面去坐着,时有时无的月光洒在长江上面,能够看到江水在汹涌,在翻腾。“洪峰”到底是什么?会不会其实就在我们面前?下一刻钟我们就得像队长他们那样玩儿命扛沙袋?我们不知道,只有长江上面偶尔飘过来的一丝凉气,让我们从里到外都是一阵舒爽。
所以我们对二楞都非常窝火,凭什么你小子就跑回家去了,在这个节骨眼上?
那天晚上二楞回来了,带着满满一卡车的大冰块。他爹是附近开冻库的,他让他爹冻了好多结结实实的大冰块,一个帐篷扔了好几块。但是我估计这小子其实也抽空跑去看了小女朋友,良心发现给兄弟们带冰块回来了。抱着凉飕飕的冰块,大家对二楞的怒火顿时烟消云散,欢天喜地的把冰块搬回帐篷里。门窗户一关,整个帐篷立马就成了冰凉的天堂,汗水嗖的一下自己缩回了毛孔,整个人都恢复了正常。
二楞说他爹以后每天傍晚送冰块过来,至少睡觉没问题了。
我说你就不怕洪峰来了啊?
二楞怔了好一会儿,用看傻子的目光温柔的看着我。
“你还真的被队长唬住了啊?”
“那当然啊!”
“三峡大坝都修好了,哪儿来的洪峰……”
当天晚上我觉得浑身都充盈着幸福感,美美的抱着一整个西瓜用勺子挖着吃完,然后搂着凉丝丝的冰块黑甜黑甜的睡了一觉。
文章来源:龙牙的一座山公众号ID:Longyadeyizuoshan

关注中国历史网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猜你喜欢

其他栏目